信息中心 | 行业资讯 政策解读 热点跟踪 会议活动
协会工作 | 机构职能 科普工作 协会简报
协同平台 | 协同服务 儿童药 培训平台 协同资讯 下载

曾牵头“八老上书”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
2019-01-10 13:26:31   来源:互联网   评论:0 点击:

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 曾牵头“八老上书”为中医护航 2019年1月10日早晨6:06,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享年104岁。
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 曾牵头“八老上书”为中医护航

2019年1月10日早晨6:06,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享年104岁。

又一位大师离我们而去!

2019年1月10日早晨6:06,国医大师邓铁涛逝世,享年104岁。

 

 

邓铁涛,1916年10月生,广东省开平市人。中医学家,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常务理事,全国名老中医。近80年来,精心研究中医理论,极力主张“伤寒”“温病”统一辨证论治。2009年7月1日,93岁的邓铁涛教授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国家三部委联合评定为首届“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是当时广东唯一获此殊荣者。

曾感召千万学子投身祖国医学

104岁的邓铁涛从医82年,他每每在中医事业发展的重大节点建言献策,一直在跟中医萎缩的趋势做着抗争。并通过带徒积极推动中医事业的传承和发展。他的精神和医术感召了成千上万的学子投身民族医药事业。

早在1985年,邓铁涛曾在写给中央领导徐帅的信中说:“中医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得到重视,出现后继乏人、乏术的局面。如果再不花力气去抢救中医学,等现在的老中医都老去,再去发掘就迟了。”诚恳的言辞打动了徐帅,最终得到时任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的批示。

1990年,国家进行机构改革,邓铁涛听说中医药管理局要被精简,他立即牵头我国各地名老中医再次上书中央,这就是在中医药界著名的“八老上书”(邓铁涛、方药中、何任、陆志正、焦树德、张琪、步玉如、任继学)。

他们提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不能撤销,其职权范围和经费不能减少,另外还建议各个省都设立中医药管理局。1个月后信访局回信,同意“八老”的意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得以保留。

第三次上书时刚好“八老”在广州授徒。邓铁涛发现中央总的政策要“抓大放小”,而且有很多中医院准备合并到综合医院,中医学院合并到西医学院。“八老”又着急了,于是又联名上书朱镕基总理,提出对中医、西医不能抓大放小,西医是壮年,中医是少年,你抓大放小,中医就活不了。结果朱铭基总理批复了,原来有6个中医学院想合并,结果只有两个合并入了西医院校。

非典流行期间,邓铁涛第四次上书。随后,吴仪在当年5月8号召开的中医座谈会上,强调中医对非典有防治的办法,然后中医才介入到防治非典中。

就在两年前,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收到了一笔特殊的捐款,来自该院102岁的国医大师邓铁涛。这笔钱是他所获首届“北京中医药大学岐黄奖”的全部奖金。

对于这次获奖以及将奖金悉数捐给单位科研的决定,邓铁涛殷殷嘱咐:“彷徨几十年的中医可说已走在大路上,前途有如万里云天,远大光明,就看现代中医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我们任重而道远。”百岁天年,功成名就,他心中所思所虑,依然还是中医事业的发展。

为重症肌无力提供了中医方案

一直以来,许多人都认为,中医之长在调理,对急症危症无可作为。早年在解放军157医院驻院带班时,邓铁涛就凭自己的精湛医术,改变了医院领导的看法。

有一位患肠梗阻的青年战士,疼痛难忍,病情危重,主治医师想手术化解。邓铁涛到战士床前,舌诊见剥苔下有新苔生长。“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啦。”他建议先不手术,开以大承气汤处方保留灌肠,很快解除梗阻。

一名5个月大的婴儿,呕吐啼哭,腹部可触摸腊肠样包块,经透视确诊肠套叠,先服中药数小时后,又以蜜糖水灌肠,并在腹部肠型包块处叩击梅花针,其后粪便自肛门排出,婴儿安静入睡,免去一刀之苦。

那段日子,邓铁涛带着一众西学中高级研修班的学生,度过无数捏着汗守在危重病人床边的日日夜夜,运用中医非手术疗法,成功治疗数例肠梗阻病人。以至于决定病人开刀不开刀,医院方面往往要征求中医的意见。

几十年来,邓铁涛治好了很多疑难危重病症,多为西医诊断明确但缺乏疗效者,或虽有疗效但西药毒副作用大者,也有西医诊断不明或“病因不够清晰”“缺乏对因治疗”“预后不良”者。拿治疗重症肌无力来说,他提出从补脾健胃着手,为治疗这一世界难题提供了中医方案,带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团队成功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患者过百人次。

邓铁涛将个人命运与我国中医学事业命运紧紧相连,在古稀之年,他把自己日夜思考的中医药问题写成论文《中医学之前途》,提出了20世纪80年代中医事业的前进方向,中医药学往哪里发展等令人深思的问题。邓铁涛认为一是要向历史请教,二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因素是“内因”,中医之兴亡,将取决于现代之中医,如果目标一致,团结合作,中医的振兴经过艰苦努力是可以做得到的。

中医“师承制”教育的推动者

邓铁涛从1978年开始招收研究生,共培养硕士生27人,博士生15人,博士后1人。自身的从业经历更告诉他,中医带徒是中医教育的一种传统方式。“书本知识毕竟是死的,临床不少疑难问题,只有法传,难以书传,需要老师在身边心传口授,方能领悟。”中医院校学生如不注重跟师实习,其学问与临证水平难以提高。

在他的倡导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原国家人事部、卫生部在全国推广名老中医带徒传授制度,1990年10月,首届“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全国首批500位名老中医开始带徒。

医者应怀有仁心,养生必先养德

2003年4月17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一对夫妇闯入禁止探视的重症监护室,直奔罹患重症肌无力危象儿子小林(化名)的病床,拔下了呼吸机的套管和氧管。小林很快就因呼吸困难脸色发紫、神志模糊,12岁的孩子命悬一线。

原来,那对夫妇家境贫困,为救孩子已变卖仅有房产。来广州入院后经5天治疗虽有好转,但钱已花完。绝望之下,才有上述极端做法。

面对这个危重患儿,家属自愿放弃抢救,并签字承担责任后果。按理说,医院就算不治也并无不妥。可邓铁涛得知后,第一反应是亲自到ICU病房看望患儿。他先鼓励孩子父母,小孩还有生机,治疗得当则还是有希望的。

“小孩瘦成这样,单靠药物如何能起作用?”看到这个干瘦如柴的孩子弯缩在病床上,邓铁涛马上拿出早已准备的5000元给ICU护士长:“到营养室买鼻饲食物,要保证每天所需要的能量,有胃气才有生机。”又对ICU主任翁书和说:“重上呼吸机,费用我先垫。”

经过系统治疗,孩子一天天好转:2003年5月12日,转入普通病房,邓铁涛定期查房;5月19日孩子可以自行吞咽饮食;5月23日拔除胃管,体重从最初的17公斤增加至21公斤;6月1日儿童节,孩子背着医院送的新书包,高高兴兴地参加广州一日游。6月9日,孩子出院随父母回到湖南老家,广州名医治好小林的消息轰动乡村。

上海一位姓戴的先生,气管切开后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得到邓铁涛寄去的处方而获救,《文汇报》记者用“连续八个月寄药方,爱心飞过千山万水,上海患者幸遇广州华佗”报道这一事实。

年逾百岁的邓铁涛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人们常常私下感慨,“老中医就是会养生。”每每遇到有人请教长寿秘诀,邓铁涛都会强调:“养生必先养德。”

(综编自中医中药网、广东卫生在线、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生会、文汇报等)

相关热词搜索:八老上书 国医大师

上一篇:体细胞克隆猴,了不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